1. 三分快3
  2. 出行
  3. 酒旅

OYO“大败退”、你好酒店遭“收编”,“下一个ofo”一语成谶?

“单体酒店不会是共享单车,H连锁酒店也绝不会是下一个ofo。”去年5月,在H连锁酒店(现更名为你好酒店)品牌发布会上华住集团董事长兼CEO季琦曾满怀信心的说。

OYO“大败退”、你好酒店遭“收编”,“下一个ofo”一语成谶?

同一天,在城市的另一端,被誉为酒店业“鲶鱼”的OYO举行战略发布会,以全新的2.0模式及“与业主共担风险、共享收益”开始自己的品质化探索,从而让自己在单体连锁酒店领域更具竞争力。

然而,从备受瞩目的高光时刻到与争议同行,单体连锁酒店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。曾经同台对垒的OYO与你好酒店,如今各有各的隐忧。

OYO疑“大撤退”

3月5日,一场声势颇为浩大的讨薪直播引起了不少人注意。

据悉,讨薪主角系OYO各地市场拓展人员,多被拖欠了绩效收入,万般无奈下前往OYO中国总部讨要薪水。而这几名员工,仅是OYO“欠薪”争议的一幕缩影,在直播间内还有多名有着同样遭遇的前员工实时关注着进展。

媒体披露下,OYO的动荡远不止于此。其内部掀起的大裁员,裁员幅度高达80%,并且涉及高层等。目前,首席法务官伍小翠、首席运营官施振康等高管先后离职,面向四五六线下沉市场的EGM部门也被整体裁撤。

尽管裁员争议,对于OYO来说并不新鲜。从进入中国以来,迅速扩张的OYO可以说是与裁员争议同行,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便会上演一次。然而从没有一次裁员争议涉及到CXO,有离职员工甚至爆料,从3月2日到3月12日的十天内,OYO中国的裁员风暴从总部席卷到区域,OYO钉钉群的员工人数从7000人骤降到了2613人。鉴于离职过程过于匆忙,有人离职后也依然在钉钉群内,所以实际人数应该更少。

一时之间,OYO的裁员争议被视为是其在中国市场的“大败退”。这条来自印度的“鲶鱼”,终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展露出自己在中国市场的“水土不服”。

从强势入局到“水土不服”,众人对OYO有诸多解读。总体看来,没有合适的业务模式却盲目扩张为其身陷裁员争议埋下了隐患。入华三年间,OYO先后推出单体酒店1.0轻资产加盟模式、2.0共担风险、共享收益模式以及3.0共赢宝模式,然而每一种模式都存在着不同的争议。

如1.0模式让OYO在中国迅速发展,公开数据显示,截止到2019年5月底,OYO在全国拥有超过10000家酒店、50万间客房。但亮眼数据背后,却是OYO被指为扩张而对酒店不加审核,以至于酒店质量参差不齐。

OYO“大败退”、你好酒店遭“收编”,“下一个ofo”一语成谶?
图源OYO酒店官方微博

同时,依靠“补贴+低佣金”形式,让OYO在这一时期被视为是烧钱扩张,并被誉为酒店业ofo。更有甚者,因OYO欲形成自己的流量池模式,其酒店加盟商因此被携程等OTA平台于2018年10月前后“封杀”。

在2。0模式刚刚推出后,OYO便宣布与携程达成战略合作。有声音称,OYO因此而支付了大笔的费用,从而提升自己在相关平台上的影响力。加上OYO描绘的保底模式非常美好,让不少酒店业主都为之心动。去年7月,OYO酒店首席收益官朱磊宣布,2。0模式签约酒店超过1500家,总房间数超过5万。数据显示,上线2。0模式的酒店平均入住率提升至80%,其中将近一半酒店入住率绝对值提升超过50%。

但在实际操作中,OYO拥有的定价权正不断激化平台与酒店业主的矛盾。有业主提出,在淡季之时OYO制定的价格过低,以至于算上诸多成本后,酒店亏损相当可观。而OYO也在看到自己需支付的保底收入不断扩大后,强行修改规则,并迅速推出无需保底的3.0模式。

OYO也曾对现有业务进行扩充。去年9月,咖啡市场备受关注,OYO基于酒店增值服务推出“芬然咖啡”,并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为消费者提供更便捷的服务,更为酒店业主增加营业收入。

今年1月,OYO对商旅服务进行探索,并以服务更加下沉、价格更具性价比作为自己的优势,来吸引中小企业。

然而过去一年,在中国市场的扩张终究反映在了OYO的财报上,今年2月,OYO发布2019财年业绩。财报显示,在截至2019年3月的整个2019财年,OYO总营收为9.51亿美元,去年同期为2.11亿美元。OYO 2019财年净亏损为3.35亿美元,与2018财年5200万美元的净亏损相比扩大了5倍多。其中,OYO中国区亏损1.97亿美元,占全球亏损的64%。

正在探索的“芬然咖啡”自落地以来便少有消息传出,而OYO新布局业务,受疫情影响也不断受到冲击。裁员,对于OYO来说,已经是一道不得不答的题。

你好酒店前路未卜

OYO身陷裁员风波的同时,你好酒店也同样受到冲击。

尽管在成立之初,你好酒店曾将品质作为自己与OYO的区别,言明只有月GMV在9万元以上,平均客房价在120-400元的酒店才能为你好酒店的加盟商。并表示加码酒店必须具有消防许可证,建立一键报警中心,在细节方面还需要使用统一布草洗涤,提供优惠价格等。

OYO“大败退”、你好酒店遭“收编”,“下一个ofo”一语成谶?
图源你好酒店官方微博

但在扩张前期,你好酒店也将降低加盟费作为自己的武器,你好酒店CEO夏青宁曾提出,H连锁酒店并未对业主收取加盟费用,仅收取较低的管理费用,尤其在市场推广阶段,仅收取3%。

夏青宁同时提出,只有在账上有一定的资金,才能够形成一定的规模和影响力。为此,你好酒店正在寻求新一轮融资,从而构建自己的优势。

然而没想到的是,原计划能够撑一两年的资金并没有如计划一般。去年11月,一篇名为《H连锁酒店大撤退:业主解约、团队解散、长江以北弃城》的文章提出你好酒店正在全面收缩,多个省市团队解散,合作酒店出现大面积解约。

春节前夕,你好酒店同样陷入裁员风波。凤凰网科技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,此次裁员涉及几乎全部部门,公关,品牌,市场与政府关系部门全军覆没,运营,拓展和装修改造这些业务部门也出现较大比例的裁员。总的裁员人数在1900人左右,占公司全部人数接近80%。随着裁员,业务也会进行收缩,专注于江浙沪粤四个省市,其他地区都不做了。

以至于3月9日,华住集团宣布旗下怡莱品牌与你好酒店合并,合并后,集团将进一步优化结构,发力中小酒店市场。一度被认为是不被看好的中小酒店加盟模式正在为华住所抛弃。

对于这一看法,华住集团相关负责人称,目前集团内部有初步计划,但是暂时还不能对外公布,但可以肯定的是,华住后续将不再采取你好酒店的加盟模式,而是依托华住的运营管理模块,缩减支出成本,提高加盟门槛。

“下一个ofo”或一语成谶

单体连锁酒店被等同于共享单车,源于两者皆有资本推动,从而成为一个新风口。但在发展过程中,二者都选择通过烧钱换取规模,并希望在规模效应显现后探索盈利,以至于问题不断出现。

有消息人士透露,由于OYO、你好酒店在加盟上门槛较低,且不收取加盟费,因此在“跑马圈地”期大量拓展,也让亏损越演越烈。

同时,“OYO速度”背后,一定程度上也源于管理层面过于混乱。来自出行、快消等领域的明星高管各自为战,更有来自印度的高层指点江山,反而出身酒店领域拥有专业管理经验的高管成为少数群体,以至于速度裹挟业务,被赖以重任的大数据却没能帮助单体连锁酒店跑通盈利模式。

对于重重争议,OYO也曾做出回应。OYO合伙人、首席财务官李维曾给大家算了一笔账,OYO目前所花的钱,90%用于人,但随着酒店规模的扩大、技术的提升,人员的利用率也随之提高,从而降低成本。同时,OYO已在酒店层面实现盈利,并不存在“烧钱”的说法。

为在2020年专注可持续发展,提升运营体系,OYO也将这场大规模裁员视为战略调整。同时,对于因拖欠绩效、酒店保底而引发的资金链压力过大猜测,OYO则称,目前OYO酒店财务状况良好,将更着力专注于核心业务、聚焦核心城市。

但联想到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瑞泰什·阿加瓦尔曾表示,2020年的首要目标是实现盈利增长。尚未在中国跑通盈利模式,并不断加大与业主间冲突的OYO压力可以说是不容忽视。

这样一来,裁员固然可以帮助OYO、你好酒店缓解资金压力,从而谋划下一个故事,但想要为此而实现盈利,并不简单。如果还以规模作为盈利模式探索的主要衡量因素,“下一个ofo”也将一语成谶。

江苏快3走势图 快乐赛车投注 快乐赛车投注 快乐赛车 幸运赛车 欢乐生肖 安徽快3走势 欢乐生肖 极速快乐8 欢乐生肖